张子玥:惜幼弟元春兼西席死长子贾政成国戚——贾元春前传

时间:1个月前   阅读:12

却说荣府大小姐元春长到十五六岁,生得臻首蛾眉,又兼言语举止淑静平和,恭顺长辈,友悌兄弟,且颇通文墨,宁荣二府上上下下,无一人不赞其贤孝才德样样齐备。

赵国经、王美芳绘金陵十二钗之元春

且说那日,元春辰时未至便起身梳洗,匆匆拿青盐擦过牙,带抱琴去贾母处请安。同鸳鸯将其衣帽鞋袜打点好后轻声将贾母唤起,又忙亲自替其结袜梳头。贾母笑道:“倒想上次你父亲送的那鸡髓笋吃。”元春听了,笑道:“可巧正有这一道,还有现炸的松瓤鹅油卷同新制的桂花茶饼。”

说话间,丫头媳妇们抬上饭桌,元春放箸捧饭,珍珠同鹦哥将几色菜摆了出来,贾母安坐,命元春来同吃,元春再三推让,只忙着布菜,贾母笑嗔:“我这个孙女,什么都好,就是于礼上过于谨严了,自家吃饭,何必同在外头一般拘着?”元春方坐下了。

贾母夹了两筷,便命珍珠将那道糟鹅掌送给宝玉:“瞧瞧宝玉可起来了,今日又该去小书房念书,让丫头们仔细着些,将大毛衣裳包好了。”珍珠撤身去了。

原来元春幼弟宝玉自幼体弱,由贾母亲自抚养,同元春一日不曾分离,姊弟二人素日亲厚,元春又长宝玉十余岁,凡宝玉衣食起居无不细细过问,其尽心更甚于其母王夫人,近来宝玉年岁渐长,愈发显出聪颖异常,元春便又日日督促宝玉晨起念书。

元春辞了贾母便往外间小书房去了,见宝玉早端正等在门口,十分喜悦。宝玉两步赶上前来,笑嘻嘻揖了一揖道:“给先生请安。”便扭骨糖似扯住元春的袖子摩挲。元春轻斥:“回头进了学堂,看也这般胡闹,手心不给你打烂了!”

宝玉登时规矩起来。照例将前次所学“靡恃己长”之语背诵温习已毕,元春继续逐字讲明,命宝玉复述。宝玉笑问:“大姐姐,你说‘诗赞羔羊’一句,为何不能作‘诗赞白兔’、‘诗赞白马’?”

元春扑哧一声,在宝玉额头上点了一点:“这便是‘只知其一,不知其二’了,‘羔羊之皮,素丝五紽’,不单是赞羔羊纯洁不染杂色,究其根本,是赞官吏大夫操守正直、不与宵小之人同流。”

侯敏君绘元春

展开全文

宝玉略感无趣,将嘴瘪了一瘪,元春只当这解释不合他的心意,枯燥晦涩了些,又讲开去:“‘学优登仕’一句,说的是书念得好,学业精进,便可考取功名,光耀门楣。”宝玉听了这句,又显出些郁郁:“待到大哥哥下一回金榜题名,自然是‘学优登仕’了,父亲便不会常叹气责骂了罢?”

上一篇:还有什么造型杨幂驾驭不了?最新保安造型曝光,扎双马尾秒变少女

下一篇:懒人最喜欢的3种花,好养易活能爆盆,开花漂亮味道香,漂亮极了

网友评论